<li id="ttu4w"></li>

<em id="ttu4w"><ruby id="ttu4w"><u id="ttu4w"></u></ruby></em>
  • <em id="ttu4w"><strike id="ttu4w"></strike></em>
  • 城市生活作用凸顯 美團配送如何打好“新基建”這張牌? | “發現“別有洞天 探探全新玩法提升交友成功率 | 解構這家公司22年發展史,我們看到了在線教育未來的主流趨勢 | 廣東海洋大學寸金學院2020年五四微晚會順利舉行 | 洪峰漸逝?華為云與計算為新基建筑基,助在線教育鞏固流量資產 | 中國首個兒童零食標準出爐 良品鋪子成兒童零食標準制定者 | 2020直播成大趨勢 秀商時代直播體驗展開啟全民直播 | 520倒計時2天海報釋出泰康人壽將如何為愛約定? | 流利說董事會再添新成員 張敏成公司獨立董事 | 創新創業第一步,三河一孵化器添助力 |
     
    當前位置: 新聞>滾動>

    解構這家公司22年發展史,我們看到了在線教育未來的主流趨勢

    發布時間:2020-05-18 16:50:19  |  來源:中國網科學  |  作者:張銘陽  |  責任編輯:科學頻道

    當時間回到半年前,誰也不會想到,在線教育賽道會因為一場“疫情”而迎來突飛猛進的發展。

    這場從2019年底持續到2020年初夏的新冠肺炎疫情,讓教育行業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大考驗”——眾多線下機構生存堪憂,而在“停課不停學”的號召下,在線教育企業卻迎來了長足的發展。一時間,幾乎全國所有的學生家長都開始對在線教育熟知,并成為其忠實用戶。

     有理由相信,在這樣大規模用戶習慣培養之后,在線教育將走進一個發展的新階段。也正因此,近日混沌大學創新領教/青青部落創始人王學輝發表的一篇分析未來教育機會的文章引起了行業熱議。

    王學輝預測,“在線小班單師模式”會成為未來主要的教育賽道之一。文章認為,在線小班單師模式可以很好地滿足三四線城市家長對好老師的迫切需求,同時可以保證價格低于在線1對1模式,優勢明顯。

    那么,在線小班課模式的意義真的僅僅只有如此嗎?或許從iTutorGroup這家企業身上,可以得出一些結論。解構iTutorGroup22年的發展歷程,我們看到了在線教育未來的主流趨勢——真人互動的個性化小班課模式。

    創業之初:小班課模式的真實意義


    1998年,在那個互聯網還沒有從真正意義上影響教育行業的時代,iTutorGroup在起家之初采用的是線下個性化小班課的模式。

    這里的關鍵詞是“線下”和“小班課”,前者已經被iTutorGroup揚棄,而后者則被一直保留至今,并成為其最主要的基因和方向之一。

    首先來看得以保留的“小班課”。

    所謂小班課,指的是4-6人組成一個班級的互動小班課。為何稱為“互動小班課”,因為美國教育部曾進行過一個名為“星星計劃”的項目,通過在79所幼兒園、小學開展實地調研,研究班級人數是否和學生成績相關。該項目研究結果表明,在所有的班型中,4-6的小班是教學效果最好的。

    而在1946年美國學者、著名的學習專家愛德加·戴爾也曾提出過一個類似的理論——學習金字塔。通過“小組討論”“做中學”“實際演練”等互動教學方式,學生可以記住50%以上的學習內容,效果遠超過“聽講”等方式。愛德加·戴爾提出,學習效果在30%以下的幾種傳統方式,都是個人學習或被動學習;而學習效果在50%以上的,都是團隊學習、主動學習和參與式學習。

    也就是說“互動小班課”的教學型效果優于大班、或1對1等其他班型??上攵?,于學生而言,互動性主要有兩方面影響:一方面,越多人在一個班,就越難照顧到每一個人的差異性,老師無法了解學生掌握程度,因此很難開發其主觀能動性,也就根本沒辦法做到個性化服務;另一方面,沒有互動就沒有犯錯,而學習正是在一次次錯誤中不斷成長。也正因此,美國的ESL課程普遍采用小班課進行教學。


     這便是iTutorGroup在一開始便選擇小班課的原因,也可以說其受到了美國ESL課程學習模式的直接影響。而現在“小班課”的模式已經被眾多教育機構接受并采用,成為教育培訓行業最主流的教學模式之一。

    再看“線下”。

    在上世紀90年代末,互聯網的發展遠沒有今天強大,直播等技術手段都還沒有出現,也從沒有人想過教育可以通過線上的方式進行。自然而然,“線下”模式就是當時的教育模式。

    然而,當“線下”和“小班課”兩者相結合時,卻出現了問題——受地域限制,難以進行規?;瘡椭?。

    教育企業為了擴大規模,必然需要多開分店,因為通常情況下,一個教育機構實體店的輻射半徑往往在周圍5公里左右。而一旦分店過多,便難以保證每一個門店的教學質量能夠達到統一的標準,同時管理的成本也會增高。

    一個資深的教育行業創業者曾告訴筆者,線下教育機構最大的問題就是難以規?;?,往往門店開的越多,因為管理半徑難以覆蓋,會造成服務和教學質量下降明顯的致命問題。

    所以線下教育必須要革命,在當時,iTutorGroup就是這個革命者,把線下課堂搬到互聯網,走上了線上化之路。

    到了2003年,SARS疫情讓線下機構的發展受到巨大挑戰,但iTutorGroup的線上業務卻迎來了首次爆發。此后,iTutorGrop的在線之路一走就是近20年。而之所以其能夠從線下走向線上,這家企業身上特有的互聯網和數據化基因不可忽視。

    發力線上:基于大數據解決教育不公


    從創業之初,iTutorGroup就有意在公司運營中利用數據統計的方法。

    在最早散發海報的階段,iTutorGroup創始團隊就嘗試對每張海報上進行編號,分別納入不同業務員和區域分發,有客戶來電咨詢時,只要報上編號就能知道海報發放的時間地點人物。這是iTutorGroup最早采用的數據統計方法,也是日后iTutorGroup數據搜集模式的原型。

    時至今日,數據化的重要性已經日益為教育行業從業者所認識,但很多教育機構依然停留在搜集數據的階段,一如二十多年前的iTutorGroup。而即便在當時,iTutorGroup也已經意識到,數據化只是基礎,必須將數據用以指導教育教學過程,才具有真正的價值和意義。

    1998年,iTutorGroup開始邁出在線教育的第一步時,教育行業流行的還是E-learning,即在線學習,主要還是依靠錄播或者電子圖書館等形式。而iTutorGroup要做的在線教育是一種真人在線互動的課程形式,強調真人和互動,在當時是一種顛覆的想法。

    iTutorGroup始終認為,互動是教育當中最為重要的元素,教育的主體是師生互動,人機互動只是輔助,師生互動的密度越高,學習效果越好,而人們更愿意為學習效果付費。至此,全球首次出現了真人在線互動課形式的在線教育。

    但當時的互聯網軟硬件設施、用戶心理都還沒有成熟到可以支撐這樣的在線教育。幾年之后的2003年,突如其來的SARS疫情讓很多線下教育用戶不得不轉移到線上,當時的情景頗有些與今年相似,用戶第一次對真人在線互動教育有了直觀的體驗。

    2004年,iTutorGroup正式推出第一個在線教育品牌TutorABC,憑借多年來在在線教學系統的深耕和研發,打造了以網絡為平臺的真人實時在線英語教學系統,為學習者實現了不出家門、隨時上網就能學習的新體驗。

    此后的十幾年, iTutorGroup一直走在推動在線教育進一步發展的道路上。其實從一開始,iTutorGroup便認識到了互聯網的價值。2003年,阿里巴巴已經成立淘寶網,互聯網經濟悄然興起,在iTutorGroup創始人楊正大看來,互聯網或許正是改變幾百年來教育不公平的最佳解法:“互聯網能為教育帶來的是去中心化:讓教育的中心從老師轉移到學生上;去中介化:繞過學校和教育機構;以及去邊界化:超越地理和時間的限制。而數據和算法是這一切的基礎?!?/p>

    接著2005年, iTutorGroup的數據和算法團隊成功研發并推出DCGS動態課程生成系統,并獲得獨家專利,實現了大數據支持下的個性化真人互動教學。DCGS動態課程生產系統可以通過128個標簽對學員進行個性化分析,自動根據學員的愛好、能力等維度量身定制課程,并在每堂課中精準匹配最合適老師、教材和同學。

    這套系統依靠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將資源碎片化,再進行智能匹配,并且一直在做動態的調整??梢哉f,iTutorGroup從一開始就明白,自己要做的不是一個純粹的傳統的培訓機構,而是“個性化教學平臺”。

    為了達到真正的個性化教學,于iTutorGroup在技術層面大力投入,團隊自研算法,建立核心技術門檻。2007年,其自主研發的TutorMeet在線教學平臺正式上線,為全球教師提供1對1和1對多實時真人互動教學服務。2017年,iTutorGroup成立了AI教學研發中心,探索人工智能在教育場景的深度應用。

    目前,其已實現了從前臺、中臺到后臺的全技術覆蓋,打造了一整套智慧教育系統?!扒芭_”即學員與平臺的交互端,以麥奇云(TutorMeet+)在線學習平臺為代表,iTutorGroup通過聲音、人臉識別等技術幫助老師掌握學員的學習狀態,同時投入 VR等技術研發加強可視化的教學服務;“中臺”則基于DCGS系統,為學員提供定制化的教學服務;“后臺”為AI客服體系,配合能夠預測學員的使用經驗和學習效果的Karma系統,不僅能為學員提供前瞻性的建議與幫助,還能搶先發現潛在問題,由人工介入及時處理,讓用戶始終處于滿意的狀態。

    “AI+在線教育,讓偏遠地區也能享有公平的教育機會,讓個性化教學得以實現,讓人人皆可為師,真正做到孔子在兩千多年前所提出的‘有教無類’、‘因材施教’和‘三人行必有我師’”,楊正大表示。


    迭代之路:在線小班課必是未來主流


    解決了數據化和個性化的問題,接下來就需要有一個完善的可持續的盈利模式。

    在線教育賽道存在三種典型的模式——1對1、小班課和大班課。但在iTutorGroup看來,在線小班課的模式才是一個良性的商業模式。

    具體來說,網校大班和雙師產品均引入了真人老師,有一定的互動性,同時教學運營成本較低,具備一定的利潤空間,但互動性與個性化程度不足,未能彌補線下大班課堂的缺陷;在線一對一雖然具有高互動性,但只有單一互動,同時,隨著發展擴張,由于運營成本居高不下,規模不經濟的缺點顯露無疑,很難形成規?;诒?,需要不斷的巨額市場投入去獲得新用戶。

    因此,在線小班課3-5人才是最佳的教學形態——一方面,它保證了師生、生生間的高頻互動,而高密度的互動能保證良好的學習效果;另一方面,它的運營成本相較一對一更低,獲利空間更大,商業模式更為健康。

    其實,一直以來,在線教育都以”規模不經濟“的問題被行業詬病,可以說在線教育賽道幾乎還沒有完全盈利的企業。背后的原因也不難解釋,高額的營銷費用是最主要原因之一,典型的在線教育上市公司的財報數據顯示,銷售費用是第一大成本項,基本占到收入的一半。

    首先看大班課的情況。

    據媒體統計,僅2019年暑假期間,學而思網校的市場投放金額達10億元左右,猿輔導和作業幫均在4-5億元。到了今年疫情期間,瘋狂贈送免費大班課又成了在線教育企業主要的營銷手段。

    但效果如何呢?據了解,免費在線大班課轉化率或不足5%,難以支撐企業的生存。

    分析背后的原因不乏以下三點:第一,流量轉化成本高,用戶激增后轉化更難;第二,免費課用戶流量水分大,內容品質待提升;第三,大班課千人一面,用戶并不愿意為其買單。歸根到底,大班課模式的底層思維依然是互聯網流量思維,而在線教育的行業特性決定了流量思維并不奏效。 

    正如楊正大所說:“教育行業的流量并非是決定付錢的流量,通常情況下,學員是流量,而付錢的是家長?!?/p>

    再看在線1對1模式。

    1對1模式想要實現規?;l展,有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那就是需要大量的老師。但現實問題是,并沒有足夠的老師,同時隨著老師的增加,成本也在增加。此外,老師的質量也參差不齊,這就導致,1對1模式的續費率普遍不高。

    據行業人士透露,在線1對1輔導的續費率低于20%,即便是英語語培、音樂等素質教育賽道,1對1模式頭部企業的續費率也只有50%左右,和線下模式的70%以上相比,依然存在較大差距。

    于是,在線1對1模式往往走上了大班課的老路——依靠營銷不斷獲取新客戶,而勉為其難支撐。

    但商業的本質是盈利,一切不盈利的商業模式都不可持續,企業融資也不可能永遠持續。

    所以相比之下,在線小班課可以很好地兼顧個性化教學和規?;\營,就是做到“精細化服務,規?;\營”。

    在這一基礎上,iTutorGroup經過十多年的產品迭代,核心課程模式始終是主打1對多真人小班課,同時,iTutorGroup還推出了AI互動課,作為低價引流產品,推出了公益、免費形態的直播大班課以促進教育公平?!笆紫任覀円WC我們的商業模式是可持續的,然后我們把選擇權交給客戶,提供給他們從大班課、一對多小班課到一對一的多種教育模式,滿足客戶的最大利益”,楊正大表示。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iTutorGroup所倡導和實踐的在線互動小班課代表了未來的教育模式。


    97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